家谱网欢迎您的到来!会员登陆 | 家谱登陆 | 注册

2018年5月26日 星期六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政界家谱 >> 政界家谱

袁曙宏

发布日期:2013-8-7 浏览次数:1979
上一条:徐立全   下一条:张来武

 

 袁曙宏,男,汉族,1958年7月出生,安徽舒城人。1975年12月参加工作,1985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北京大学法律系宪法与行政法学专业博士研究生,法学博士。现任国务院法制办公室副主任、党组成员。

  曾任安徽大学法律系宪法行政法教研室副主任;中国租赁有限公司法律部主任;北京市中联律师事务所主任;国家行政学院法学教研部副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研究室主任,副院长、党委委员,同时兼任国际行政院校联合会副主席、亚太地区行政院校联合会主席、中国法学会副会长。

 

  乱世用重典,盛世治乱也要用重典。要以严厉执法保障食品安全。不严厉执法,就既不能治标,也不能治本;既不可能有近期的食品安全,也不可能有中期的食品安全,同样不可能有远期的食品安全。应以严厉执法为中心环节,推动执法理念、执法方式和执法体制的深入转变,努力争取食品安全形势的根本好转。
  一、非严厉执法不能有效治理食品安全之乱
  执法宽严的抉择,当以社会需要和人民意愿为标准,审时度势,依法而行。当前我国食品安全的严峻形势和人民群众的普遍担忧,要求我国食品安全执法必须严厉
  (一)不严厉执法,不足以遏制当前食品安全事件高发频发态势。虽然我国目前食品生产经营中发生的问题,与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也是西方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大都要经历的一个发展阶段,但我们无疑必须下最大的决心、尽最大的努力,尽快缩短这个必经阶段的时间跨度,尽快遏制食品安全事件高发频发的势头。因为人民群众无法接受食品安全问题的“常态化”,我们的食品产业难以在信任危机中做大做强,中国的国家形象也经不起食品安全问题的反复“抹黑”。要像严厉治理矿难、酒驾这些顽疾一样治理食品安全问题,像始终保持“严打”高压态势抓社会治安一样抓食品安全,下猛药、出重拳,“以霹雳手段,显菩萨心肠”,通过严厉打击食品违法犯罪行为,给人民群众食品安全以保障,给加快食品行业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以契机,给提高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以信心。
  (二)不严厉执法,不足以迫使一些不良企业重塑职业道德。稳定、长久的食品安全,最终取决于全体食品企业秉持良好职业道德,守法自律、诚信经营。但在现阶段,我国的食品企业离这一目标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成本最小化的本质,决定了仅靠道德、良心难以有效制止其违法行为,仅靠常规执法也不足以矫正其长期形成的行为惯性。只有严字当头,重典治乱,才能让无良企业付出难以承受的代价,让一般企业不敢越过违法的红线,让守法企业获得遵守制度的红利,从而使企业道德在公平正义的法治环境下萌芽生长,使企业诚实守信逐步成为经营准则和行为习惯。否则,企业越讲道德,良币被劣币驱逐的可能就越大。
  (三)不严厉执法,不足以确立食品安全法的高度权威。解决食品安全问题,根本上要靠法治,这是世界各国的普遍经验。食品安全法越有权威,食品安全就越有保障。我国2009年施行的食品安全法及其实施条例,其理念和制度的实践性、科学性、先进性得到了国内外的普遍认可,并被美国起草《2009年食品安全加强法案》时所借鉴。然而,法律的生命在于执行和遵守,再科学、再先进的法律,若得不到有效实施,就只能是一纸空文。只有通过持之以恒、公平公正的严厉执法,才能真正确立食品安全法的高度权威,使食品领域的企业守法经营成为常态乃至自觉,进而推动全社会对法律的信仰和敬畏,逐步树立起宪法法律至上的权威和尊严。
  (四)不严厉执法,任何监管体制的调整、执法人员的增加和技术手段的更新都无法保证食品安全。关于食品安全监管体制问题,是一个部门集中监管好,还是多个部门综合协调监管好?是按品种监管好,还是分段监管好?综观世界各国实践,都是根据各自国情建立最适合本国的监管体制,很难得出一个孰优孰劣的结论。至于执法力量和技术装备,客观地说,基层和一线确实存在着执法人员不足、执法经费不够、技术装备缺乏的问题,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监管成效,应当尽快予以解决。但这似乎不是当前食品安全事件多发高发的主要原因。像发生“三聚氰胺”、“瘦肉精”这样涉案企业多、波及范围广、持续时间长的恶性违法事件,又岂能简单归咎于“体制不顺”和“缺人”、“少钱”、“无设备”?如果不严厉执法,该查不查、该办不办、机制麻木、制度休眠,放任食品违法犯罪行为滋生蔓延,那么体制再顺、人员再多、经费再足、设备再新,我们的食品安全仍只能是水中月、镜中花。

 

  近日在首届中国行政改革论坛上,国务院法制办副主任袁曙宏指出,我国行政管理体制改革需要完成六项重点任务,同时需要解决六个重大问题。一,要加快转变政府职能,科学配置政府职能,解决好政府应当做什么的问题;二,要合理确定中央政府和地方各级政府的行政人员和行政支出的规模,解决好政府规模多大的问题;三,调整优化各级政府的横向组织结构和中央与地方政府的纵向组织结构,解决好政府是什么结构的问题;四,要改革创新政府决策机制、运行机制和管理方式,解决好政府应当如何运营和管理的问题;五,要确保行政权在法制的轨道上运行,解决好政府应当如何依法行政和依法办事的问题;六,着力建立一支德才兼备的高素质公务员队伍,解决好政府为谁服务、如何服务的问题。
  我们要通过行政体制改革,切实建设一个以人为本、执政为民的服务政府,权责清晰、监督到位的责任政府,法制完备、行为规范的法制政府,清正透明、精干有力的廉洁高效政府,归根到底是建设一个人民满意的政府。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