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谱网欢迎您的到来!会员登陆 | 家谱登陆 | 注册

2018年5月21日 星期一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成功之路 >> 成功之路

史玉柱创业成功之路

发布日期: 浏览次数:2226

 

史玉柱,安徽怀远县人。1989年深圳大学研究生毕业,随即下海创业。在深圳研究开发M6401桌面中文电脑软件。1991年巨人高科技集团成立,注册资金 1.19亿元。并频频受到半数以上中央政治局委员以上级别中央领导的造访。1995年被列为《福布斯》中国大陆富豪第8位,是当年惟一高科技起家的企业家。
 
  从巨人汉卡到巨人大厦,从脑白金到黄金搭档,史玉柱是具有传奇色彩的创业者之一。
 
  他曾经是莘莘学子万分敬仰的创业天才,5年时间内跻身财富榜第8位;也曾是无数企业家引以为戒的失败典型,一夜之间负债2.5亿;而如今他又是一个著名的东山再起者,再次创业成为一个保健巨鳄、网游新锐,身家数十亿的资本家。史玉柱再次崛起的故事,突显出“执著与毅力”的魅力与价值。事业的跌宕起伏、世间的是非议论,唯有敢与苦难作伴的人,才能从跌倒的阴影中爬起来,迈向成功。
 
  2001年,史玉柱当选“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
 
  2004年,史玉柱当选安徽黄山区人大代表。
 
  2006年,史玉柱当选“IT十大风云人物”、“2006年度中国游戏行业新锐人物”、“2006年度中国游戏产业最具影响力人物奖”。
 
  2007年,史玉柱当选“2007最具影响力企业领袖”、“2007十大影响力精英”。
 
  2008年12月20日,史玉柱获“中国改革开放30年创新人物”称号。
 
 
 
1962年9月生,安徽怀远人。
 
  1984年毕业于浙江大学数学系,分配至安徽省统计局。
 
  1989年1月,毕业于深圳大学研究生院,为软科学硕士。随即下海创业。
 
  1989年夏,史自认自己开发的M-6401桌面文字处理系统作为产品已经成熟,便用4000元承包下天津大学深圳电脑部。
 
  该部虽名之为电脑部却没有一台电脑,仅有一张营业执照。当时深圳电脑价格最便宜一台也要8500元。史以加价1000元的代价获得推迟付款半个月的“优惠”,赊得一台电脑。史以软件版权做抵押,在《计算机世界》上先做广告后付款,推广预算共计17550元。1989年8月2日,史在《计算机世界》上打出半个版的广告,“M-6401,历史性的突破。”。到第13天,史收到汇款单数笔。至当年9月中旬,史的销售额就已突破10万元。史付清欠账,将余钱投向广告,4个月后,M-6401销售额突破100万元。这是史的第一桶金。此后,史又陆继开发出M-6402,直到M-6405汉卡,4个月后营业收入即超过100万元。
 
  1991年,巨人公司成立。推出M-6403。
 
  1992年,巨人总部从深圳迁往珠海。M-6403实现利润3500万元。18层的巨人大厦设计方案出台。后来这一方案一改再改,从18层升至70层,为当时中国第一高楼,需资金超过10亿元。史玉柱基本上以集资和卖楼花的方式筹款,集资超过1亿元,未向银行贷款。
 
  1993年,巨人推出M-6405、中文笔记本电脑、中文手写电脑等,其中仅中文手写电脑和软件的当年销售额即达到3.6亿元。巨人成为中国第二大民营高科技企业。史玉柱成为珠海第二批重奖的知识分子。
 
  1994年年初,巨人大厦动工,计划3年完工。史玉柱当选中国十大改革风云人物。
 
  1995年,巨人推出12种保健品,投放广告1个亿。史玉柱被《福布斯》列为内地富豪第8位。
 
  1996年,巨人大厦资金告急,史玉柱决定将保健品方面的全部资金调往巨人大厦,保健品业务因资金“抽血”过量,再加上管理不善,迅速盛极而衰。
 
  1997年年初,巨人大厦未按期完工,国内购楼花者天天上门要求退款。媒体地毯式报道巨人财务危机。不久只建至地面三层的巨人大厦停工。巨人集团名存实亡,但一直未申请破产。
 
  1999年注册建立生产保健类产品的生物医药企业——“上海健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2000年12月21日注册成立“珠海市士安有限公司”。在珠海收购巨人大厦楼花。
 
  2000年,史玉柱自称和原班底人马在上海及江浙创业,做的是“脑白金”业务。表示:“老百姓的钱,我一定要还。”并定下了2000年年底还钱的时间表。
 
  2001年,史玉柱在上海申请注册一个巨人公司,谋求上市。
 
  2004年11月18日,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张旅任董事长,林海啸任CEO。
 
  2005年11月15日,《征途》正式开启内测 。
 
  2006年7月26日,史玉柱和其18位公司高管在开曼群岛正式注册“Giant Network Technology Limited”,此公司通过一家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名为“Eddia International Group Limited”的公司控制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100%股权。
 
  2007年6月11日,“Giant Network Technology Limited”正式改名为Giant Interactive Group Inc. 也就是现在上市公司的正式名称;同时上海征途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2007年11月1日,史玉柱旗下的巨人网络集团有限公司成功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总市值达到42亿美元,融资额为10.45亿美元,成为在美国发行规模最大的中国民营企业,史玉柱的身价突破500亿元。
 
  2008年10月28日,史玉柱创办的巨人投资公司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宣布,正式开辟在保健品、银行投资、网游之后的第四战场———保健酒市场,世界第一款功能名酒———五粮液黄金酒。巨人投资与酒业巨头五粮液签署了长达30年的战略合作,由巨人投资,担任黄金酒的全球总经销。就此,五粮液的这款保健酒正式披上了史玉柱牌子的黄金外衣。
 
  2009年1月13日,巨人网络董事长兼CEO史玉柱在上海宣布,推出名为“赢在巨人”的网游创业平台。
 
 
他突然走了进来,没有任何征兆,绕过横在我面前的椅子,摘下墨镜,冲着我笑。他伸出右手要同我 握手,因为他比我高了将近十厘米,这样做时他要谦卑地低头弯腰。
 
  他脸上满是笑容,坐下时马上掏出KENT香烟,摆在会议桌上——这个细节和他的紫砂壶一样被大多数见过他的记者注意到。他看着我,自嘲地笑,“我这个人,烟不离手。”
 
  那天他首先要为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和巨人网络的合作录制一段讲话,以便在发布会现场播放。这次合作被渲染成马云和史玉柱这两个著名商人在商业上的联手。人们期待着看到史玉柱和马云两个人同时出现,但是两个人都只是各自送来了一段录像。
 
  在后来那次发布会的现场我看到,大屏幕上的史玉柱尽管眼睛看着摄像机,但是手却在不断抚摸着自己的紫砂壶,时而旋转它,时而用手指轻击,或者用手掌轻拍,他不会意识到所有这些细节都会被捕捉下来。而马云的录像则显得异常干净。这个瘦小的男人安静地斜坐在座椅上,没有任何附加动作,非常连贯地表达着自己对史玉柱个人的欣赏,以及对合作的期待。马云说,史玉柱是他“非常欣赏和尊重的一个企业家”。他们曾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共同录制备受欢迎的电视节目“赢在中国”。在那些交流中,史玉柱“对客户的理解和对市场的把握”让他受益匪浅,他们还会经常探讨“互联网的未来、社区以及网游之后互联网的大趋势”。
 
  “史总和马总,是比兄弟还亲的关系”,跟随史玉柱已久的部属、巨人的副总裁陆永华大声说。台下是数十位来自各个媒体的记者。他另一句让人印象深刻的话是:“对阿里巴巴可以用‘神奇’来形容;而对巨人应该用‘传奇’来描述”。当然,很多人认为“巨人传奇”在道德上值得怀疑。史玉柱更是曾经和马云开玩笑说:“我们两个都是做企业的,可是你看,他们都说你是企业家,而我,只是个商人。”
 
  现在,这项“传奇”的缔造者正坐在我面前,不带手表,也不用手机,一根一根地抽着烟。红色T恤搭配白色运动裤,他甚至在走进纽约证券交易所那一刻也是一身运动装扮,而不是西装。有人认为这是史玉柱已经无所顾忌的表现。但史玉柱本人的解释是,他仅仅是觉得舒服,正像他每次都会选择剃光头一样。
 
  他的副总裁汤敏回忆自己在1992年第一次见到史玉柱时的情形:史玉柱也是突然走到她面前,“他很瘦,非常瘦,穿着黑色西装和喇叭裤,戴着蛤蟆眼镜,头发是当时非常流行的上面烫卷,下面直发发型。我坐在那儿没动,我没想到他是老板。他就站在那儿,我发现他在盯着我看,我就去看他,结果当时他的脸一下就红了,然后不断地用手去推眼镜。他说你是汤敏吗?我说是。他说我是史玉柱。我赶紧站起来,说不好意思。“那感觉就像是我在面试他一样”,“他像大学生一样腼腆”。
 
  十年前的史玉柱一定认不出十年后的史玉柱,汤敏也不能。2002年,在离开史玉柱团队三年多之后,汤敏重新回来。她在电梯里碰到一个男人,光头,大衣裹着瘦高的身躯。“我愣了下,没认出来,老史怎么形象变了。”
 
  这种形象的转变都可以归因于史玉柱第一次创业的失败,那次著名的失败也被很多人谈论。真正让我惊讶的是,他直到今天仍然对那种痛苦记忆犹新。失败在他内心身处留下的巨大阴影,他或许从未能走出过。即使今天,他已经成为以擅长发现市场机会并从中获利而闻名的“史大仙”。
 
  失败带来的是史玉柱公众形象上的巨大转变,他突然从全中国最著名的青年企业家变得一文不名。一时之间所有的合作伙伴都出现在媒体上,投诉巨人如何欠款不还,这个案例后来被作家吴晓波写入《大败局》。
 
  史玉柱自己说,当年有3000多篇文章总结巨人的失败——这是别人统计出来的,他迅速补充道——然后,所有人都认为巨人和史玉柱没有可能再成功,或者,至少没有想到史玉柱能够重新聚敛起骄人的财富。当莫尼卡兰利看到桑迪韦尔在2002年被评为世界最佳CEO,台下的美国精英们——华尔街的投资银行家、大公司的总裁和政治家——开始热烈鼓掌时,他不禁想到,在桑迪韦尔刚刚进入华尔街或者刚刚从世通出局时,可能所有在场的人都会评选桑迪韦尔为“最不可能成功之人”。时间总是嘲弄着我们的判断力。大多数人始终难以分辨清楚,一个人能够取得巨大成功,获取让人艳羡的名声、权力与金钱,究竟是因为他刚好出现在某个合适时间的合适地点,还是他身上的确有某种特质驱使他必然卓尔不群。
 
  很显然,史玉柱正属于那种具备强大自我驱动力的人。这种人在战争时期可能会成为一呼百应的将军,在一个开放社会可能会成为善于蛊惑人心的政治家,或者拥有大量追随者的宗教领袖,在一个崇尚商业的年代则会是善于捕获金钱的商人。他能够成为异端,也能够成为英雄,关键在于舆论如何看待他采取的方式。
 
  史玉柱则是先成为英雄,再成为异端。他曾经被视做青年人的偶像,随后则成为广受质疑的商人的代表,或者,劣质资本主义的创造者。如果我们仍然热衷于将三十年的中国同19世纪镀金年代的美国相比,史玉柱的对应物则肯定是臭名昭著的强盗大亨——无论是洛克菲勒还是卡内基。他是黑暗骑士,是拥有天分和强大能力的反派,是天然的被攻击目标,是显示我们拥有道德优越的例证。那些煽动人心的词语和义正严词的论证都在说明这一点。艾达塔贝尔正是依靠攻击洛克菲勒的“邪恶”而成为“扒粪者”中的佼佼者。她小时候生活在产油区,父亲是被大石油生产商逼迫破产的小油田主。复仇的欲望和苦难带来的正义感让她试图用笔将洛克菲勒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但是从这个例子来看,我们对同代人大多数的判断都只能等待历史的嘲弄。
 
  “中国的文化,成王败寇,因为我曾经失败,所以我就永远是寇”。史玉柱总是喜欢用文化来解释自己目前的形象。我问他,是否知道外界眼中他是怎样的形象,他迟疑地笑,知道自己的回答会让自己不满,却又不甘心示弱,想要维护自尊:“我不太知道。但是我想肯定不大好。”他努力表现出对外界的评价毫不在意,因为这种评价似乎并没有妨碍到他的公司继续以疯狂的速度制造利润,“大不了我不出门就是了,反正我也不怎么见人”。这种态度,正类似于洛克菲勒在青壮年时期一直秉持的姿态。
 
  曾经到史景迁的住所探望这位历史学家的诗人北岛惊讶地发现,才华横溢的作家和历史学家将自己幽闭在一个对外封闭的空间内,并且乐此不疲。北岛问他:“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关在这里?”史景迁回答说:“啊,是吗?我一直以为是我把世界关在外面。”那些强大的人格和心灵总是认为自己是在对世界砰地甩门。史玉柱说自己目前的生活非常平静,他没有什么不满意:他每天凌晨睡觉,下午起床,如果公司有事情就在三点左右到达公司,如果没有事情根本不去。他将大量的时间花费在玩游戏上,他总是说自己将工作和兴趣结合得很好。他几乎从不出门,也很少见除了同事之外的人。我问吴晓波,你认为史玉柱会碰到所谓的“中年危机”吗?吴晓波果断地摇头。他说,生活在自我中的人,怎么会碰到这种危机。果然,当我问史玉柱这个问题时,他迅速反问我:什么是“中年危机”?
 
  “他非常不懂生活”,一个长期跟随史玉柱的员工说,“我觉得他的双重性格很强,我记得他是处女座,他的两面性表现在工作和生活中,工作中他是一个奇才和天才,在生活里,他不太会生活,跟人交际或者沟通,他实在不行。”
 
  即使是关于他的工作,我们也所知甚少。史玉柱的下属曾经写过一本关于巨人和他的书,他可能是中国最能挑逗起人好奇心的商人,但是这本书却没有能公开流通。关于他的猜测和传言四处传播,有人说他至今仍然和他的大家族住在一起。当年巨人危机,他的大多数下属却拒绝离开。直到今天,巨人的高层管理团队,除了财务总监和研发系统的高层之外,都是跟随史玉柱多年的旧部。史玉柱如何能够让这么多人心甘情愿地不离不弃?他自己的回答是,他一直在内心深处尊重他的工作伙伴,而且,他总会让每个员工都分享到公司成长带来的收益,“给他们的回报,应该大于他们多数人的期望”。
 
  “在巨人,不存在任何的派系和权力斗争”,巨人的一位高层管理者说。这家公司最独特的地方正在于此,在中国大多数的组织体系内都会存在的“公司政治”或者“办公室政治”,竟然止步于这样一家公司。它的创始人喜欢研究毛泽东,被认为是一个典型的东方商人。或许曾经的危机让他们认识到,来自外部的挑战是他们应该首先应对的,因为那会危及到所有人的利益。他们的员工穿着短裤和拖鞋在办公室走来走去,在我和汤敏聊天的间隙,巨人的总裁、同样跟随史玉柱多年的刘伟穿着一身非常休闲的连衣裙走进汤敏的办公室——在公众场合,刘伟总是一身职业装扮,像一位女性投资银行家。
 
  在收购51.COM股权的谈判中,刘伟一直居于主导地位,这是巨人上市之后做出的第一笔收购。上市所募集到的资金,除了曾经用2亿美金来回购巨人的股票之外——史玉柱认为巨人的股票价值被严重低估——剩下的8亿美金,史玉柱一分未动。与此同时,巨人的两款游戏——《征途》和《巨人》正在为这家公司带来源源不断的现金流。
 
  在管理上,史玉柱的影子在这家公司正在不断淡化,尽管他才是真正的明星。他笑着说作为一个很少来办公室的不合格的公司领导者,他打算每个月做一次刘伟的工作,希望刘伟来担任巨人的CEO。可是直到现在,谈论史玉柱时,人们仍在谈论他是如何地事必躬亲,虽然他已经在考虑如何更加进一步地退出公司的管理。在整个收购51.COM的过程中,史玉柱只见过庞升东一面,在上海开发布会那天,是这两个人第二次见面。
 
  “他更加放权。”刘伟说,“我觉得我们公司的管理在国内还是非常强的。”史玉柱也认为自己已经拥有了一个非常不错的团队。这些团队成员都身经百战。“如果你深入到内地一个县,你会发现1956年之前的宣传画都还贴在墙上”,陆永华感叹说。他认为巨人在做消费品时期积累下的地面推广经验和优势,在五年内都不会被撼动,“也有很多网游公司希望模仿我们,但是最后这种努力只是在浪费钱。”
 
  《财富》杂志将苹果公司评选为全球最受赞赏公司时说,“人们以为大众市场已经消亡,但是我们从苹果公司身上根本看不到这一点”,“史蒂夫懂得人的欲望”。这种评价同样适用于巨人和史玉柱。只是,乔布斯“总是流露出自鸣得意的优越感,在公开发表评论时奚落苹果公司的对手,比如,说他们平庸、邪恶,以及——最糟的是——没有品味”,而史玉柱则学会了赞扬对手,无论是陈天桥还是丁磊,当然,更不同的是,史玉柱和巨人的品味是被人奚落的对象。
 
  没有人曾经想过将乔布斯和史玉柱相提并论,尽管他们有太多的共同点:他们都少年得志,都对市场有一种奇怪的天才;他们都曾经大败而归,然后令人大跌眼镜地重新站起,因为乔布斯被认为是用美好的设计和产品征服了大众,而同样征服了大众市场的史玉柱采用的手法则被认为是缺乏品味和美感的,例证是他的保健品广告。
 
  但是在同他的交谈过程中,我还是不断地想起洛克菲勒和乔布斯。
 
  整个谈话过程显得波澜不惊。他的坦率和拘谨让人吃惊,大多数时候他拿眼睛看我一下,然后就马上转移开去,看着别处。有几次他拿起紫砂壶向嘴里送茶,竟然漏在了他的红色T恤和白色运动裤上。只有一次他对自己的备受争议不再做出无所谓的姿态——当我问到他的历史感时,他回答说:“我在这一代人里的位置未来可以看到,因为史料俱在。”
 
 
 
 
第一桶金
 
  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营销理念和方法并不如今天这样发达,传播预算、推广费用等还是比较新鲜的词汇。即使是单纯的广告投入,在本土新兴企业尤其是技术型企业中仍为罕见。而自小就有“史大胆”之称的史玉柱,那时赊账买电脑、用软件版权做抵押先打广告后付款、仅订购10块汉卡即可免费参加订货会等“事迹”,都体现了其先人一步的营销天赋。
 
  1989年7月,史玉柱怀揣独立开发的汉卡软件和“M-6401桌面排版印刷系统”软盘,南下深圳。由于受到当时深圳大学一位在科贸公司兼职的老师的器重,史玉柱得以承包一个电脑部。当时,除了一张营业执照和4000元钱,史玉柱一无所有。为了买到当时深圳最便宜的电脑(8500元),他以加价1000元为条件,向电脑商获得推迟付款半个月的“优惠”,赊账得到了平生第一台电脑。为了推广产品,他用同样的办法“赊”来广告:以电脑做抵押,在《计算机世界》上以先打广告后付款的方式,连续做了3期1/4版的广告。《计算机世界》给史玉柱的付款期限只有15天,可一直到广告见报后的第12天,史玉柱分文未进。就在关键时刻,第13天出现了转机:他一下子收到三张邮局汇款单,总金额1.582万元!先人一步的思维方式,让史玉柱迎来最初的成功:两个月后,他账上的金额竟达到了10万元之巨。他再把钱投入广告中,边扩大影响边卖汉卡,4个月后,仅靠卖M-6401产品就回款100万元,半年之后回款400万元。
 
  1991年4月,史玉柱带着汉卡软件和100多名员工来到珠海,注册成立珠海巨人新技术公司(巨人集团的前身)。但是刚刚把企业做大的史玉柱感受到了市场的压力,其M-6402系列产品受到了来自香港金山电脑的强烈冲击。为了迅速打开市场,建立起庞大的营销网络,史玉柱又做了一次大胆的豪赌——向全国各地的电脑销售商发出邀请,只要订购10块巨人汉卡,史玉柱为他们报销路费,让他们前来珠海参加巨人汉卡的全国订货会。史玉柱以几十万元的代价,吸引了全国200多家大大小小的软件经销商,这些经销商不但订了货,还组成了巨人汉卡的营销网络。有了这样一张庞大的销售网络,史玉柱的事业如虎添翼。1991年,巨人汉卡的销量一跃成为全国同类产品之首,公司获纯利1000多万元。在此期间,巨人集团又开发出中文手写电脑、巨人防病毒软件等多种产品。1992年,巨人集团的资本超过1亿元,史玉柱本人也被罩上各种各样的光环,迎来第一个事业高峰。
 
  二次创业
 
  1994年8月,在国外软件大举进军中国,抢走了汉卡的市场份额,侵占了巨人集团其他软件产品的生存空间之后,急于从IT困境中突围的史玉柱把目光转向保健品,斥资1.2亿元开发全新产品——脑黄金。一旦选准新的目标,史玉柱强烈的营销意识再次显现。
 
  首先,是广告战。1994年秋冬,脑黄金上市之后,在江浙与另一保健品品牌多灵多鱼脑精遭遇,在媒体上打起广告战:多灵多投入100万元做广告,脑黄金随即投入200万元。在广告语上,瞄准多灵多鱼脑精的“五盒一疗程”,脑黄金打出“四盒见效”。在媒体投入上,脑黄金在中央电视台以形象宣传为主,比如12月1日在A特段播出30秒广告;区域媒体以功能诉求为主,侧重地方日报、晚报,三天一期,辅之以科普文章,加上海报、挂旗等户外宣传。那时候,脑黄金仅在华东地区每天的广告投放额就高达10万元,但其投入产出比却达到了1:8。
 
  其次,建分公司,设营销部,强力出击。1994年11月,脑黄金全国市场启动,史玉柱把市场分为华东、华南、中南、西北、西南、华北、东北七大片区,省、自治区、直辖市设分公司,要求建分公司、培训考核、实现销售回款“闯三关”。史玉柱对时间的要求很严格,比如在华东市场试销期间,分公司必须建成。有的分公司经理直接带上汇票赤膊上阵,不到一个月建好一个分公司。史玉柱亲自主抓销售人员的培训工作,他对每一位分公司经理都灌输同一种理念:健脑观念与渠道网络经销的面要铺开,最重要的是“回款才是硬道理”。集团总部设立营销管理部,不停地向分公司经理施压。
 
  再次,各类促销铺天盖地。在硬广告全面开花的同时,史玉柱要求加大软性宣传的比重,注重收集消费案例,进行脑黄金临床检验报告、典型病例以及科普文章的宣传。为了配合宣传,《巨人报》的印数达到了100多万份,以夹报赠送和直投入户等方式广为散发,成为当时中国企业印数最大的“内刊”。
 
  脑黄金第一战役从1994年10月至1995年2月,仅仅4个月,在供货不足的情况下,回款突破1.8亿元,“暴力营销”成果显著。在当时的三株、太阳神等保健品还在对农村做刷墙体广告的时候,“既有贼心又有贼胆”的史玉柱采用铺天盖地、无孔不入、狂轰滥炸式的广告策略加之渠道建设和严格管理,让一款全新的保健品在12亿中国人中家喻户晓。当年,史玉柱和他的脑黄金一起,成为妇孺皆知的明星。
 
  狂热的失误
 
  20世纪90年代中期,当年“十大改革风云人物”之一的史玉柱决意在美丽的珠海盖一栋自己的大厦,可在他一次又一次和总理握手之后,这栋原本18层的房子嗖然间被拔高到70层,史玉柱意气风发地决心要盖中国第一高楼,虽然当时他手里揣着的钱仅仅能为这栋楼打桩。联想集团总裁柳传志这样形容当时的史玉柱:“他意气风发,向我们请教,无非是表示一种谦虚的态度,所以没有必要和他多讲。而且他还很浮躁,我觉得他迟早会出大娄子。”
 
  正是在这样的担忧和预言下,巨人大厦很快坍塌下来。“当我真正感到无力回天时,就完全放松了!”这也是史玉柱,没有其他人在负债2亿元时还能避免崩溃。当时的史玉柱无力回天,好几个月没给员工发工资了,但是,史玉柱的核心干部竟然没有一个人因此离开。史玉柱在忠诚团队的支持下,决心东山再起。
 
  巨人何以说倒就倒?比较定论的分析有两条。首先是投资重大失误,其主因便是楼高70层、涉及资金12亿的巨人大厦。大厦从1994年2月动工到1996年7月,史玉柱竟未申请银行贷款,全凭自有资金和卖楼花的钱支持,而这个自有资金,就是巨人的生物工程和电脑软件产业。但以巨人在保健品和电脑软件方面的产业实力根本不足以支撑住70层巨人大厦的建设,当史玉柱把生产和广告促销的资金全部投入到大厦时,巨人大厦便抽干了巨人产业的血。
 
  史玉柱曾经在1994年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过一段话:这一个阶段我看传记、党史比较多一些,最深的感受是,办一个企业与建立一个政党、一个国家非常相象,从党史中可以学到很多东西,越看越像。任何群体达到一定规模之后都必须建立严密的组织,组织对于团体的作用是非常大的,我认为现在的企业组织和解放前四类军事武装相似。
 
  史玉柱的“三大战役”
 
  史玉柱自称企业发展为打战役,在1994年确立自己的三大主导产业时史玉柱就称之为要打“三大战役”,即电脑、药品、保健品。的确这三大战役在1995年初为史玉柱创造了奇迹,比如1994年底开始的脑黄金战役,在1995年1至3月,脑黄金的回款额居然做到了1.9个亿。即使在保健品做得最好的时候,史玉柱没有忘记自己赖以起家的电脑软件:
 
  史玉柱自称最主要的仍是计算机产业,从1995年8月份开始,进入了产品结构调整,我们做了以下几项工作:今后产品以软件为主,硬件将逐渐被抛弃,这是需要下大决心的。中国目前的计算机产业处于低谷时期。
 
  史玉柱认为中国计算机产业要从低谷中走出来,必须要在中文软件上突破。要按照我们的长处发展,至少要先占领国内的市场中文软件开发对于组织管理的要求很高,中国管理跟不上,而外国企业却已开始踏足这一领域。中国目前圈套型的计算机企业都没有离开中文软件的开发,如四通公司的中文打字机其实就是一套汉字处理软件。巨人也是靠巨人汉卡起来的。中文软件的面很广,不仅是文字处理,还包括教育软件、商用软件等领域。各个方面推出几个革命性的产品,创造出新的需求,就可将中国计算机产业从低谷中拯救出来。
 
  巨人重生
 
  1998年,除了几次旅行,几乎没有耽误太多的时间,史玉柱重新回到了原本建立了较好根基的保健品市场。史玉柱仍不舍“巨人”的浪漫主义情结,借用音译的“Giant(巨人)”,很快注册成立了上海健特公司,并开始做保健品。这一次他有针对性地将目光瞄准了江苏省江阴市。随即,史玉柱戴着墨镜在江阴走村串镇,挨家挨户寻访。由于白天年轻人都出去工作了,在家的都是老头老太太,半天见不到一个人,史玉柱一去,他们特别高兴,史玉柱就搬个板凳坐在院子里跟他们聊天,从聊天中,史玉柱不但了解到什么功效、什么价位的保健品最适合老人,而且知道了老人们吃保健品一般舍不得自己买,也不会张口向子女要。这些极其鲜活的第一手素材为史玉柱创意“今年过年不收礼,收礼还收NBJ”提供了灵感。
 
  在如今高密度的信息轰炸时代,很多人讨厌这个广告却印象深刻。可以想象,在广告和营销甚少的市场经济初期,在“狗叼着宣传单”都能起到传播作用的年代,全面开花、轮番轰炸的宣传会给观众带来怎样的震撼。
 
  像所有感性的人也会拿经验作为教训,他说,“人只有在低谷才能学到东西,所以那段低谷的东西才能作为衡量后面事的一个尺子。”再一次投入市场洪流的史玉柱开始摒弃过去的多元化经营模式,变得专注起来。“我现在给自己定了这样一个纪律,一个人一生只能做一个行业,不能做第二个行业;而且不能这个行业所有环节都做,要做就只做自己熟悉的那部分领域,同时做的时候不要平均用力,只用自己最特长的那一部分”经历了人生最低谷的史玉柱显得保守而谨慎,他甚至为自己制定了三项“铁律”:第一,必须时时刻刻保持危机意识,每时每刻提防公司明天会突然垮掉,随时防备最坏的结果;第二,不得盲目冒进,草率进行多元化经营;第三,让企业永远保持充沛的现金流。
 
  相比那些一帆风顺的企业家,此刻,巨人大厦的坍塌无外乎史玉柱的又一份财富,以至于他在和老朋友段永基聊天时如此戏谑:“成功经验的总结多数是扭曲的,失败教训的总结才是正确的。”尤其在2001年高调还款之后,曾经的失败反倒更像是史玉柱另一种与众不同且引以为傲的经历。“自从‘三大战役’失败后,我就养成一个习惯,谁消费我的产品,我就要把他研究透。一天不研究透,我就痛苦一天。”
 
  史玉柱还说:“营销是没有专家的,唯一的专家是消费者。你要搞好的策划方案,你就要去了解消费者。”
返回顶部